首页 >> 租房知识

不详物第十三章初遇狼崽

2020-08-08 来源:青海租房网

不详物 第十三章 初遇狼崽

“在这半个月里我不限制你的自由,你可以在这里任意走动,但是别妄想逃出去,因为我在她身上施展了诅咒,只要离开此魔潭,就会立刻发作,当场毙命。另外我们作为合作的关系,我也不亏待你,山珍海味,金银珠宝随你挑选,看上这里的任何东西,尽管拿便是。”中年妇女带着满意的笑荣,玉步向牧如枫走来。

她走路的步伐,太性感了,带着一股极度诱惑魅力,让人无法抵御,忍不住拜倒在石榴裙下。

作为一名正常的青少年,牧如枫怎能承受住这样得诱惑,他出于身体自然反应,自然而然的热血沸腾起来,面红耳赤,心跳声也加快起来。

中年妇女越来越靠近,半裸的双峰几乎贴住他的胸口,樱桃般的嘴巴蠢蠢欲动,娇嫩的舌尖轻轻伸出红艳的嘴巴,推动着空气,滑落在牧如枫炽热的脸蛋上。

那舌尖慢慢移动,自额头移动到脸颊又到嘴唇,伴随着那舌尖的移动,牧如枫渐渐逝去了心神,不能自拔,不能抵御着这种诱惑。他轻轻抬起手臂,将中年妇女抱在怀中,而后准备一番。

牧如枫迷失了自己。

突然胸口剧烈疼痛了一下,将他从堕落黑暗中拉了回来。

牧如枫见自己差diǎn铸成大错,顿时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耳光,将中年妇女推开。

“你做我训了什么?”牧如枫呵斥,心里咒骂,这妇女居然勾引他。

“呦,明明是你对我做了什么,怎么反怪起我来了,真让人伤心。”中年妇女脸上虽然带着妩媚,可是心里却不能平静,眼前这个少年果然不简单。

不但完好无损的来到孤岛,闯过冰火两关,而且还破解了剧毒天花落,同时还破解了她的噬魂功。

这种变态的事迹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了,虽然她心里早知道牧如枫不是一个凡人,还是暗暗心惊。

“你……”牧如枫直接无语,蹲了蹲后脚,将她无视。

“好了,不寻你开心了。”那中年妇女是一个非常妖曳的人,性情千变万化,根本不可揣度她的心思。

説着,她偶臂一挥,星光灿烂,虚空出现一条隧道,她腾身而去。

牧如枫见状,欣喜无比,这样的人,能不见到自然是好,他看向潭中,思考中年妇女的话,好想办法救出羽蝶。

“如果你对我的话表示怀疑,你尽可以试试。”突然,中年妇女的声音又在这里想起,无法判断传自何方。

牧如枫东张西望,寻找中年妇女,却没有看到半diǎn踪影,顿时心里给中年妇女评价又深了一层,深不可测。

“卑鄙。”牧如枫只有这两个字回应她。

中年妇女的声音没有响起,这里只留下牧如枫与潭中的羽蝶,也没有任何声响,安静的出奇。

就这样,牧如枫坐在潭边,守护着羽蝶,一动也不动。

时间稍纵即逝,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天,牧如枫也没有想到救出羽蝶的办法,而且潭中的羽蝶丝毫没有清醒的意思。

他越来越着急,不知所措,在魔潭边走来走去,他开始尝措施,却无可奈何。

越是这样,他就越心疼,羽蝶还在魔潭中受苦,而自己却没有办法救她出来。

“废物,废物,废物。”牧如枫呵斥自己,怪自己太没用。

“枫,你来了。”

正在牧如枫悲痛欲绝的时候,魔潭中传来羽蝶的呼唤,她苏醒了过来。

潭中,羽蝶的玉体一动不动,定在潭水中,就像是一方木偶。

那美丽的瞳孔,挂着一滴眼泪,掉在潭水中,激起嘀嗒声。

嘀嗒声入耳,使得牧如枫忍不住颤抖,想必羽蝶身体万分难受。羽蝶苏醒,这对于牧如枫来説,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。

“蝶……。”

牧如枫轻声呼唤,伸出手臂向潭中抓去,他的眼睛里早已没有了泪水可流,现在流下的是血水。

“傻瓜,别难过,我是因为见到你太高兴了才忍不住哭的。”羽蝶安慰牧如枫,同时也回给牧如枫一个微笑。

两行血水,挂在牧如枫的脸上,这两行泪水,代表着一个男人的无能。

能够再次听见羽蝶的声音,这自然是好,但是牧如枫想救出羽蝶,这又谈何容易。

凡人怎么可能斗过奇人。

“蝶,我一定要救你出来。”这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许下的承诺。

“枫,你听我説,我不想你死,你快diǎn走吧!别管我。”羽蝶那恳求般的眼神,让得牧如枫心如刀绞。

这个傻女孩,到这种地步了,还想着他的安危,一心为牧如枫好。

也许对于羽蝶来説,只有对方幸福啦,自己也就开心了,他就是她的全世界。

这样的女孩,牧如枫怎么可能舍得丢弃她,独自离开。

牧如枫回给羽蝶的是一个坚韧的眼神与一腔爱。

“蝶,我不会丢下你不管,我能够来这里,就説明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生我们一起活,死,我们一起亡。”牧如枫声音雄厚,他握住拳头,以表决心。

“枫……”羽蝶虽然非常感动,却再三要牧如枫逃走,还要挟他,如果不走,就死在他的面前。

牧如枫非常干脆的告诉羽蝶,如果你死了,我以不会独活,如果你还活着,我就有活下去的动力。

最后,两人经过一番商讨,羽蝶最终答应牧如枫留下来,两人一起想办法逃出去。

“蝶,告诉我,三年来,你跟王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牧如枫知道,想要救出羽蝶,就要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,这样白有一diǎn把握。

羽蝶闭上眼睛,陷入沉思,在回忆往事。

旋既,在羽蝶的头dǐng上空,一道白光飘过,又消失不见。

羽蝶露出痛苦之色,脸色不愉,想必是回想往事收到了阻碍。

牧如枫大急,急忙呼唤她的名字,想要将她唤醒。

“嗷呜,”

与此同时,一声狼嚎传入他的耳中,震得他耳萌生疼,鲜血流出。

牧如枫朝声源望去,那正是羽蝶头dǐng上空,那里有一条白色xiǎo狼崽,正盯着他看。

一岁宝宝脾虚的症状
黄冈白癜风去哪治疗
百色白癜风重点医院